谁识秋蝉心

点击: 4

谁识秋蝉心苏道珍记得去年从黄岛坐船去青岛。就是一只蝉吱地一声从船的高处起飞然后消失在茫茫海天之间让我惊叹了!除了海里的水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外,当偶尔的一两声蝉鸣再次传进我的。

对长亭晚,

时光的步履又在缓缓而义无反顾地穿越另一个四季之秋了,我猛然意识到;秋蝉大约总是迁客骚人的爱物。寒蝉凄切,北宋婉约大家柳永在他的里就提到秋蝉,该句历历。

清丽忧伤,打动了一颗又一颗多愁善感的心。柳永自然是用"己心"写"蝉心"了;这就是诗心所致,以己心之感伤而揣测蝉心之。

实际上。而蝉心未必凄切如斯,自己伤感于有情人之间的离别,因为它已然实现展翅高飞的梦,据我看来,居于大木,餐风饮露。宛如仙人之姿。何凄切之。

换作我是秋蝉,

必不伤悲!

枝内蝉卵因风雷振作入于泥土,

开始长达一年乃至三年的地下黑暗生活,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用在秋蝉的身上,也未必不当,秋蝉岂是地上之蝼蚁可同日而语的,渐生。

自可免遭鸟啄人捕,

仙人之姿也就遑论了。

因为它在地下的黑暗中,

渐长硬壳,我常想,它若自持锐利之爪,自得于泥土之中,坚硬之壳。苟安于树根之间,以老于土穴。满足于树根汁液之供给。一生平安,蝉若果真自守黑暗之地下生活,有爪之爬行,蝉绝不甘于黑暗之。

蝉生有爪,

便已经向往着光明,缓缓爬行时便有着脱壳高飞的梦,但更钟情于飞翔的翅膀?天生万物,偏爱于蝉。想爬给爪,想飞给翅,蝉生有壳,为了解放双翅,再贵重的壳也要舍弃,但更爱自由?再大的痛苦也要义无反顾,它要的是餐风饮露,放声。

礼赞天地的生活;蝉要高飞,必先蜕去坚硬的外壳,古人早就发现了这种现象,并从中得到启示:造出了"金蝉脱壳"的成语;说蝉儿狡猾实是说人;指桑骂槐是人的恶习;我私下里。

蝉不会,金蝉脱壳直可与鱼跃龙门相媲美,蝉要蜕去外面的硬壳,用出全身的力气;必须攀爬到枝头僻静处,将硬壳从背部的裂纹处一点一点撑开。蜕变中。

有时是自找的。

以至于我们渐渐消磨了高飞的梦;

弓背弯腰,浑身使劲,我曾将一只正蜕变的蝉放在手心,感受到它全身剧烈的震颤,我们也是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壳"中,有时是外加的,在保护我们的同时,也成为我们生命的桎梏,而那些有着高飞的梦的。必定要经历一个寂寞而痛苦的。

蝉轰轰烈烈,蝉归于平静,像建立不世之功后寄余生于江海的高人,谁识秋。

关键词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 猜你喜欢